中世纪的欧洲有多脏乱?贵族几个月不洗澡十米外能闻到国王体臭

无论走到哪里,人们都可以在房屋上、墙壁上看到一个大大的P,但这不意味随处是停车场,反而这个字母在告诫人们要离这些房屋远一点,更远一点。

如果房屋上写了这样的字母,则意味着住户中有人感染上了黑死病,路过的人要小心迅速躲开。

当时的欧洲,不仅是黑死病会传染人,最后连墙壁似乎都在传染墙壁。一个又一个的矮墙,一个街区又一个街区,无论是房屋还是商铺都写着一个大大的P。

原本喧闹的街头似乎一下子成为了人间炼狱。最可怕的是,行人在街上走着走着,突然就会倒地身亡,这不是夸张,而是现实。

在不到六年的时间中,这场大规模的鼠疫,夺走了将近2500万欧洲人的性命,只有2/3的欧洲人存活了下来。

很多人都很好奇,这样一场大规模的传染性疾病是怎样开始的,谁都想象不到,小小的跳蚤、虱子、老鼠,居然是罪魁祸首。

病菌通过跳蚤、虱子的啃咬传播到人身上,最终造成了大规模的瘟疫,但是很难让人想象到,正常人的身上一般是不会找跳蚤和虱子,鼠疫怎么在欧洲传播起来如此迅速,持续时间如此长?

黑死病能持续这么长时间不被根治的原因,跟当时的医疗技术有很大关系,尽管很多现代医学的治疗方法,都是起源于欧洲的。

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在此之前,他们的医疗技术也相当黑暗。对应了西欧的黑暗时代,他们的医疗技术也经历过至黑时刻。

尤其是从公元476年之后,他们的医学水平无非就以下几种方式:祷告、巫术、做手术。

就连黑死病出现之后,当时欧洲的医生都选择了一种奇葩的方式,那就是带着鸟嘴,看起来就像防毒面罩一样。

这样的方式,被医生普遍地认为是预防黑死病的重要方式,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呼吸传染。

除此之外,中世纪的医疗水平相当之落后,无论治疗什么样的病,他们用的方法都是大相迳庭。

除了放血,就是催吐、验尿、灌肠、做手术。无论是什么样的症状,都会选择这些方法,甚至一一尝试。

他在54岁的时候感觉自己头非常痛,经常发昏,于是当时的医生在开了诊断会之后,就决定为他放血,没想到他第一次就放了400毫升,这比现在普通人献血的剂量还要多。

于是这些医生们以为是血量放得不够多,继续放血,最后国王的头痛并没有解决好,反而因为失血过多而去世。

除此之外,催吐和灌肠也是经常使用的方法,他们希望将胃里的东西排除,但他们忽略了,并不是所有的病毒是因为有毒素进到了胃里。

这些盲目地治疗和判断,导致许多病人不仅遭受了无端的痛苦,而且经常死于非命。

黑死病之所以能够持续这么久,波及范围如此之广,就和欧洲当时盛行的黑暗治疗手段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

当时,这些带着鸟嘴的医生们,会让病人服用大量的泻药和催吐剂,甚至在这些催吐剂中还会加入一些重金属。

本来服用过量的泻药,就会导致人体的肠道无法适应,再加上重金属,很多患者更会因此中毒。

除此之外,欧洲中世纪的医生还特别喜欢做手术,虽然条件不够成熟,但是他们经常会用锋利的小刀将患者身上的痔疮割下来,然后将烙铁烧红放在伤口上,起到消毒的作用。

这样盲目地进行手术,也使得很多因黑死病脖子肿大的患者,饱受了痛苦之后,最后惨死。

因为在当时瘟疫的传播,已经是非常严峻的一个问题,当地仍找不到治疗的方法与机制,所以很多欧洲人都认为,瘟疫是通过毛孔来进行传播的。

如何才能够阻绝瘟疫的传播?那就是要将毛孔变得小到瘟疫渗透不进去,但是洗澡洗脸的时候,皮肤上的毛孔就会张开。

这样就会很容易感染到瘟疫,如果身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和污垢当做防护罩,那么就可以预防瘟疫的传染,所以人们从此开始减少了洗澡和洗脸的次数。

况且皇室宫廷的卫生条件都奇差,不仅连国王的衣服都不会有人洗,而且在金碧辉煌的殿堂当中,粪便和尿液到处都是。

那时候的卢浮宫根本不像现在那样闪闪发光,反而充斥了各种粪便的奇异味道。就像是脏乱差的旧货市场,根本不像是王室该有的环境。

再加上当时的欧洲不仅没有下水道,就连公共厕所也没有。如果你想在马路边找厕所,那是绝无可能的,而且也很少有角落可以帮助你解决,这时候路人就不得不就地解决。

这样不注重环境的卫生和自身的清洁,导致寄生虫就越发的在人身体上寄生肆虐。

再加上人们意识的落后,认为寄生虫不是因为卫生状况,而是人体中的血液失调导致,使得他们在错误的道路上持续了很久,却依然没有办法解决黑死病的传播。

这样糟糕的卫生状况,不仅让他们饱受折磨,而且造成了中世纪欧洲的生灵涂炭。

陈旧迂腐的思想,比瘟疫更为可怕地席卷了整个欧洲,当愚昧无知的错误观念出现时,不仅将欧洲带入一个更为黑暗的时刻,也让数以万计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也包括那些位高权重的人。

历史上最特别的一个例子那就是路易十四,虽然他活到了77岁,在位的时间高达了72年,但是他一辈子却没有洗过几次澡,浑身特别脏,就连衣服也不怎么换。

据说离他十米以外,就能够闻到难闻的气味,他人生当中少有的几次洗澡经历,都会提前做充足的准备,比如说让医生为他检查身体,确认洗澡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之后,他才会胆战心惊的下水洗澡。

因为秉承着不洗澡对身体好的错误观念,导致他在去世的时候饱受折磨,不仅有各种的疾病,还有难以消除的皮肤病。

但对于当时的人来说,他们不仅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反而引以为傲,并且以此当成保护伞。

那么,为什么这样落后的意识,能够持续如此长的时间,甚至连这个时代,都被称为黑暗时代呢?

最主要的原因,是当时欧洲人的思想被严重禁锢,教会对于人类思想的控制极其严苛。

落后的教会对于欧洲的衰败统治,不仅造成了时代的黑暗,而且导致文化也逐步衰落。

当人们都处于一种愚昧无知的状态时,因为教会的摧残,使得他们对于一些看似在情理之中的事情,都显得非常的昏庸。

那个时候,整个社会都对洗澡有一种恐惧感,甚至将它视为洪水猛兽的主要原因都是因为教会。

只不过,随着帝王的衰落,日耳曼人灭掉了西罗马。他们在总结原因的时候,认为西罗马的衰落,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当地的百姓沉迷于享受。

他们没有将心思用在工作和生活上,反而日渐沉迷于这种腐朽的享受文化,为了消除西罗马人贪图享乐的旧观念。

再加上当时的天主教正在高度统治中世纪的西欧,因此,整个社会很自然地受到了教皇在精神方面的引导和控制,当时就连惩罚的方式都相当残酷。

继哥白尼之后,勇敢地捍卫发展太阳中心说的标杆式人物,也是后来被人称为中世纪末最伟大的思想家、天文学家布鲁诺就因为勇敢说出了真话,不符合教义的真话被教会在广场上活活烧死。

但这其实只是欧洲中世纪残酷对待人民的冰山一角。除此之外,还有更多严酷的刑法,各类难以言明的处罚方式,都长期存在于欧洲,成为人尽可知的枷锁。

这使得欧洲的文明一度停摆不前,普通的百姓甚至大字不识,只有教会的人才能够掌握知识,传播文化,带给人思想上的控制。教会几乎对所有的社会现象都拥有最终的解释权。

但在这样的枷锁下会应运而生更多的人站出来抵抗,对当时的欧洲来说,越抵抗,酷刑就会越多。越压制,民间的自由思想则迸发得更为激烈。

正是中世纪教会的奴役、压迫、无知、愚昧,导致了无数的惨剧,黑死病就是其中一个例子。

因为当时欧洲普遍信奉天主教,天主教认为,人们出生下来的身体是不带一点污垢的,如果洗了澡,就会把纯粹的东西赶走。

人们如果想要保持最终的状态就不能够洗澡,用肮脏的身体去见上帝,才能得到更好的回应。

甚至在当时,很多不洗澡而出名的人,都会被封为圣人,这是很多普通百姓毕生追求的方向。

因此,全欧洲上下,无论是王室还是普通的居民,都秉承着这个理念坚持到了人生的最后。

但其实,教会只是想通过这个方式改变民众的行为习惯,他们从精神方式入手,试图通过“少洗澡,不洗澡”的方式,加强对普通百姓的控制。

萧条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的混乱,使得居民的公共基础设备也得不到处理,甚至马路上连下水管道都没有。

物质的匮乏,本应该让人们自然而然地产生很多怨气,但是中世纪的欧洲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。

原因就在于,教会从精神层面对民众进行了错误的引导,纯洁的教义就成为了这一切的理由与借口。

在当时没有任何科学知识进行解释的时代,在人们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,陷入了黑死病的恐惧当中,一个这样看似合理的解释突然被放出来的时候,它就像一道光,将人们从黑暗的思想中拉向光明。

原本可能还有人不会相信,但当他们看到皇室成员也这样做的时候,就不得不向现实妥协了。

当一群人都在向前走的时候,就算他们走的是一条错误的路,只要有一个人逆行或是停滞不前,他都会被认为是格格不入的异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